伪berserker主从世界第一

我表面上一点都不羡慕你游开2.2空前盛况毕竟我还有天下第一的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第八卷直到我现在翻来覆去想看我推主从新剧情想得睡不着而fsf5还是遥遥无期到群里也没人陪我吹水的时候才感受到了刻在我灵魂深处的嫉妒熊熊燃烧 ​​​
成田良悟你什么时候把fsf5吐出来。

瞎写,存活前提
反正最后都要被打脸 就让自己爽爽
我真的连作文都不会写的 就自嗨好了!!!(画都画不好你写个鸡鸡)



弗拉特和他的英灵脱出圣杯战争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
对于一个问题儿童和他玩笑一般召唤出的berserker,这个结局实在是太过于幸运了————以至于当他们要回到时钟塔的时候,差点没有来得及全身而退。英灵开膛手杰克每次回想起他们的遭遇,都会质疑起究竟是圣杯赋予了他幸运ex的面板,还是自己的master实在是傻人有傻福。

“master,你的想法我是不会阻止的。但是,就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回时钟塔真的太危险了。”
“杰克先生……”
“嗯,我知道,你有必须要见的人。”
“我……毕竟在教授身边生活了十多年呢。”弗拉特轻轻低下了头,手里攥着用仅剩的钱买来的回伦敦的机票——到了最后,天才魔术师还是拒绝使用魔术暗示,搞得同为参与者的警察署署长不得不借这个穷得回不了家的青年一笔路费。
“所以,为了收留下我的教授,我必须回去好好道歉。”
“然后,我想………………”


开膛手杰克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句微不足道的话到底是怎样改变了他短暂的七天人生。
——如同漂泊流浪的灵魂,突然被赋予了重要的生命。

“杰克先生,离开时钟塔以后我们就生活在一起吧?”


英灵觉得他可能是不太习惯。当他跟着自己master半夜下了飞机一鼓作气回到时钟塔悄悄见到埃尔梅罗二世本人然后看到这个厉害的男人见到弗拉特是怎样百感交集爱恨交织最后又不得已再一次郑重将自己最棘手的弟子托付给他之后,才开始仔细掂量起他不会说话的御主这句话的分量与彼此而言是有多重。
然后,在为了英灵不被发现而不得已与自己最尊敬的教授道别的他的御主的脸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眼泪。
弗拉特和杰克是被埃尔梅罗二世悄悄送出来的。

没有过多的话语与不紧不慢的离别,仅仅只是见上一面,然后为了不让时钟塔的人赶上于圣杯战争被带回的两个人而已。尽管如此,罗科和格蕾也赶来了。
到此为止,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埃尔梅罗教室最年长的学生,终究也是毕业了。

真是的,我的master。
虽然很让人头疼,终也是个让人心疼的好孩子啊。
杰克当然明白弗拉特会有多难过。就算自己消失,也难以替代他与埃尔梅罗二世就此分离,从自己最珍视的教室毕业那样失落。

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弗拉特,看着他慢慢睡着,看着清晨的日光穿过薄雾触碰到他的侧脸。
终于回过神来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对方生命中唯一的存在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