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berserker主从世界第一

我表面上一点都不羡慕你游开2.2空前盛况毕竟我还有天下第一的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第八卷直到我现在翻来覆去想看我推主从新剧情想得睡不着而fsf5还是遥遥无期到群里也没人陪我吹水的时候才感受到了刻在我灵魂深处的嫉妒熊熊燃烧 ​​​
成田良悟你什么时候把fsf5吐出来。

从十岁开始,斯拉就成了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的度过圣诞节的唯一的地方。
即使埃尔梅罗教室里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是异常分子,与家庭的关系也不算融洽,最后都因为或多或少的理由回了家,很少有人留下来。弗拉特没有办法了解同学的想法——如同现代城镇无异的斯拉在圣诞节到来时照样是张灯结彩的,绝不会少掉装饰用的巨大圣诞树和印着奇怪圣诞图案的彩灯缎带,甚至某些介入现代商业的好事的魔术家系到来之后,连商店的打折活动都与人类街道没有区别了。
在时钟塔的学舍里,斯拉就如同现代魔术科于其他学科一般格格不入。这样认真的度过节日的劲头换做任何科的学生都会嗤之以鼻吧。
……毕竟,魔术师压根不需要圣诞节这种东西。

“所以,无法成为真正的魔术师的自己,才会年复一年待在这样的地方吧。”
berserker慢慢听着自己的master讲着他的事情。
那大概是可以称为它的起源一般的地方………杀人魔开膛手杰克诞生的起点。

“……原来如此。这就是现代伦敦的圣诞吗?”

“等到圣杯战争结束以后,就和我一起去斯拉过圣诞节吧!杰克先生不想回家看看吗?”
就如同在询问聚餐的好友是否点这道菜一样轻快的语气,弗拉特很高兴地对着没有实体的servant询问道。

居然把疯狂的起源地称之为家,我的master是否又搞错了什么呢——berserker似乎是叹了口气。
就如同心知肚明两人无法迎来这样的结局一般,默许了这个概念。
“能够回去的话,也真是不错的事情。”

再也清楚不过在短暂的七日之后虚伪就会消失,此刻也没有说出这样的事实。

“嗯,不过相比之下master,你还是先从改掉称呼真名的坏习惯开始吧。”

评论

热度(25)